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魯智深對待不爽利之人的禪法

時間:08-31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魯智深對待不爽利之人的禪法

魯智深上了桃花山,在李忠的說合下,和小霸王周通盡棄前嫌,和好如兄弟。魯智深還把桃花村老太公的事處理好了,不讓小霸王周通強娶老太公家的女兒。周通折箭為誓,不再強迫老太公嫁女。魯智深在桃花山住了幾天,見李忠、周通不是爽利之人。他們不慷慨,做事慳吝,魯智深看在眼里,嘴上只說要告辭。

魯智深眼見著人家對他嘴上叫哥哥,實際上不冷不熱,舍不得給他什么好吃好喝,不讓他大塊吃肉大碗喝酒,還不給他大秤分金銀,哪里還是什么兄弟?李忠和周通的本事都不如魯智深,魯智深打抱不平,壞了小霸王周通的婚事,還打了周通一頓,讓周通叫苦不迭。雖說李忠后來和魯智深相認,請他上山,可是魯智深已經落發為僧,遁入空門,他不想落草,他還要趕路到東京大相國寺去謀個職位。他本無心在桃花山住下去,看到李忠、周通不爽利,就要走。

李忠和魯智深先前就認識,屬于故交,兩人相認本沒什么罅隙。可是小霸王周通被魯智深打了,他要李忠給自己報仇,李忠不但沒報仇,反而做起中間人,讓周通和魯智深相認,不再打架為仇。周通嘴上不說什么,心里總是覺得有些別扭。白吃他一頓打,還得叫他哥哥。雖然古話說得好“不打不相識”,但是畢竟自己挨打了,那頓苦楚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。可是又怨得了誰呢?誰叫他半夜強娶民女,還摸著魯智深的肚皮以為是美女呢?他肯定不愿意拿出最好的東西招待魯智深。他大哥是打虎將李忠,和他一起落草。李忠本是江湖打把勢賣藝的,先前日子過得緊巴巴的,當然也要掰著手指頭算著花,不愿意慷慨招待客人。再說,魯智深到桃花扇是來說事的,好像還有求于他們兩位寨主,他們當然要有點拿大了。到了桃花山,一切由他們兩位做主,叫魯智深吃什么就吃什么,叫他喝什么就喝什么,魯智深做不得主,當然礙于面子,也不能說什么。況且,魯智深到桃花山,以他的本事足可以踏平桃花山,要是他在這里住下不走了,一起落草為寇,那么,李忠和周通都要尊他為大哥,讓他坐第一把交椅。魯智深的存在無疑是對他倆地位的一種威脅,他倆也不愿意魯智深常住下去,又不能趕他走,就只能表現得不爽利,慳吝一些。

魯智深是個爽快之人,哪能見得了那個?他的處理方式就是一種武禪法————打他娘的。李忠、周通兩個人說,明天到山下打劫,得到多少都送給魯智深做路費。第二天,山寨殺羊宰豬,安排宴席。李忠和周通命人擺放金銀酒器,正要喝酒,小嘍啰報告說,山下有兩輛車和十幾個人。李忠和周通讓兩個小嘍啰服侍魯智深,他倆下山去搶劫,要把搶劫來的錢送給魯智深。當然,那兩輛車上也不一定就有什么金銀財寶,如果山下不來兩輛車,那么李忠和周通就不會給魯智深多少錢財做路費的。魯智深感覺不對勁兒,他尋思道:“這兩個人好生慳吝。見放著有許多金銀,卻不送與俺,直等他去打劫得別人的送與灑家。這個不是把官路當人情,只苦別人。灑家且教這廝吃俺一驚。”他叫兩個小嘍羅近前來篩酒吃。剛吃了兩盞,跳起身來,兩拳打翻兩個小嘍羅,便解搭膊,做一塊兒捆了,口里都塞了些麻核桃。他取出包來,拿了桌上金銀酒器,都踏扁了,包在一起。胸前度牒袋內藏了智真長老的書信,跨了戒刀,提了禪杖,頂了衣包,便出寨來。可以說,他的思考不無道理。李忠和周通山寨有金銀,還用金銀酒器招待魯智深,明顯是在擺闊,但又不送給魯智深,只說是劫了山下的浮財送給他。他倆根本沒把魯智深當成過命的朋友,也沒把他當貴客,只是懼憚他的威風。魯智深可不管哪一套,對待他們兩個不爽利的土匪,直來直去最好,打他個直娘賊!

打完就搶,搶完就跑。滑稽的是,李忠和周通兩個土匪去搶錢,山寨反而被魯智深搶了。魯智深搶了土匪的錢財,虎口奪食,做得爽快。他到后山一望,都是險峻之處,又沒深草躲藏。他不到山前下去,怕和李忠、周通撞見,就把戒刀和包袱拴在一起,扔下去,又把禪杖扔下去,蜷起身子往下一滾,骨碌碌滾到山腳邊,并無傷損。魯智深撿起東西,大踏步向東京進發。李忠和周通搶劫回來,見到小嘍啰被綁,問明情況,他倆一口一個賊叫著。周通說:“這賊禿不是好人。倒著了那廝手腳。卻從那里去了?”又說:“這禿驢到是個老賊。這般險峻山岡,從這里滾了下去。”李忠要去趕,周通不讓去,他說即使趕上了,兩個人又打不過他,日后倒不好見面。常言道“賊去了關門。”他們本身就是賊,還說什么魯智深是賊禿,到底誰才是賊,誰才是壞人?一時倒難以分辨了。

魯智深對待他們兩個不爽利之人,一路打下去,爽利至極,以賊制賊,不失為一種禪法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轉載:魯智深對待不爽利之人的禪法
編輯:鐵劍幫幫主_搜狐
廣告

梦幻西游门派转换